<tbody id="ulkjw"></tbody>

    <rp id="ulkjw"></rp>
    <th id="ulkjw"></th>
    <tbody id="ulkjw"><p id="ulkjw"></p></tbody>
    <th id="ulkjw"></th>
  1. <legend id="ulkjw"><p id="ulkjw"></p></legend><tbody id="ulkjw"><p id="ulkjw"></p></tbody>
    1. 共找到關于“孤立”的秘密 2 條

      很想持有一個致命的武器,讓人對我恐懼,但我不會去使用它。

      有些東西,放在那里,就足以讓自己感到安全。

      別跟我提什么群體中的安全感。

      能有這安全感,我不會有這想法。

      我把我的悲傷留在這里,出了門,我還是對誰都保持微笑的自己。

       

      一直沒有人知道我只是裝作快樂,在我難受到無與倫比的時候,打開手機在上面卻找不到誰可以訴說。我希望每個人都喜歡自己,不愿意和任何人爭吵,即使是第一次見面的人也希望給他留下好印象,總是勉強自己去退讓,終于有一天發現自己什么都沒有,就連“我想要”這句話都說不出口。我有很多朋友,但對于每個朋友來說,我都不是唯一。

       

      我想,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學不會怎么去毫無保留的相信一個人。

       

      我從小就是個胖妞,胖子似乎不是很活潑就是很陰郁,小學我總是對誰都哈哈笑,被小小的欺負變成家常便飯后其實也沒那么難受,初中的時候不愛和別人交談,結果被孤立了,其實初中同學都是很好的人,只是孤立我而已,沒有遇上過什么過分的欺凌。只是有件事情我實在忘不了。

      初中有一段一星期的軍訓,我們去野外拉練,因為我是個胖子所以體力一向很差,走到一般的時候跟不上前面的隊伍所以掉隊了,連累到我后面的人全部都掉隊了。在那個山上前不著村后不著地,十幾歲出頭的少年少女很快就慌亂起來,結果罵出了很多難聽的話,因為太刺耳,我就不寫了。大意是我干嘛要走在他們前面,還有的說要把我丟到后面去,讓我一個人在山里好了。

      當時自己的同班同學罵了很多難聽的話,而且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因為是好幾多年前的事了,現在想想我的同學也不過是因為年紀小,所以在突發狀況面前口不擇言,但是那時候的我只覺得天昏地暗,恨不得縮小到塵埃里去,被罵的狠了,我大叫一聲后沖下山道,那山道很陡,沒有跌落山道真的是我福星高照,那條陡峭的山道我一直忘不掉,感覺是那么長。

      其實那時候冷靜下來想想,教官發現有人掉隊怎么可能不回頭找,后來就是教官回頭找了我們,那時候我畢竟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被自己的同學那樣辱罵,心里的難受滋味真的無法形容,被教官找到時已經哭的不成人形了,后來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倒在床上一句話也不說,而且也沒有申請提前回家,硬是挨過了那個軍訓。

      我到現在都不明白那些十三四歲的孩子們身體里到底怎么藏著那么多的惡毒話語,像一把又一把的刀子,插在我的身上,很痛很痛。

      初中三年是我最不愿意回想的一段日子,雖然不是沒有快樂的時光,但是悲傷和痛苦還有無邊無際的孤獨貫穿之下,我實在沒有辦法只會想快樂的部分。有的男孩子們不小心碰到我以后會嘻嘻哈哈的相互揶揄,體育課的時候組隊沒有人愿意把我放進他們組。那時候體育課又一次組隊投籃,分完組別后老師說要一個人做裁判,立馬就有女生叫起來要我出隊做裁判。

      不管是因為不喜歡我還是因為我體能不好會拖后腿,那時候真的很受傷。

      但是我也只是勉強的笑著同意,坐到一邊,看他們玩的熱火朝天,突然覺得這個世界離我好遠。

      我的成績一直都還不錯,我做學生的時候很乖也很努力,成績不算頂尖但是在近五十個人的班級里也沒有掉出過前十五,遇見老師也是很乖的會打招呼,是那種有些人看起來很傻的尊重老師的學生。

      雖然在班上寡言少語,但是還是有一兩個玩的好的同班同學,我有個好朋友A,有一天偷偷的和我說,我們班主任在去她家家訪的時候,和她媽媽說叫A不要和我玩太近,說我是個陰郁的孩子,會把A給帶壞。

      我那時候還滿喜歡(滿喜歡)我們的班主任的,聽到這個的時候除了笑笑我真的不知道該做出什么表情。

      反正我是個陰郁的孩子,活該沒有朋友,這個班主任之前和我說要多和人交往,轉眼又在勸別人遠離我。

      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世界的虛偽,明白不是每個學生都被老師愛著的。

      我像一顆毒瘤,包括老師在內的班上每個人也許都覺得沒有我在的這個班級會更好。

      我不談戀愛,不喝酒不抽煙,不打架,不燙頭發不化妝,不打耳洞不戴首飾,甚至連罵人都不會,按時上下學,努力聽課,沒有缺交過一份作業。

      但是那又怎樣,我以為自己沒那么討厭,事實上是我自作多情高看自己。我喜愛的班主任,告訴我要多交朋友的老師,就是這么看我的。

      不要把別人帶壞。

      真的只想呵呵一聲。

       

      暑假班上組織了親子烤肉,我那時候真的是腦子抽風了才去參加,因為沒有人愿意和我一組,知道和我一組后,所有人都去換了組,只有我那個好朋友和班長愿意和我一組,我到現在都很感謝她們。

      覺得我很卑微很奇怪嗎?其實當你自己體會一下就會明白不夸張了,愿意在黑暗中坐到孤身一人的我的旁邊,對于那時候的我就像是天使一樣。

      是我自己活該,不愛和人交往,怪不得別人,在長達三年的初中里我明白了一件事,你縮在角落沒有人會理你。每一天每一天我都想著快點中考讓我離開這個學校,這個班。

      初中畢業后我再也沒有回過初中的學校,那個學校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母親般的溫暖,所以我并不像稱它為母校。

      我和所有的初中同學都漸漸斷了聯系,每一次的同學聚會都沒有收到邀請,就像在初中時一樣,班上叫同學互相通知的事情,我一定不知道,到了要交錢或者資料的那一天,被老師問“沒有人通知你嗎?”這樣的話。

      這是我自找的,怪不得別人,初中的三年,我以非常快的速度成熟起來,堅強起來,從拉練回來后,幾乎再沒有為了什么事情掉過眼淚。

      那個班,不是我的家。它不愛我,就像我不愛它一樣。

      其實比起拉練,有人說過更難聽的話,畢竟每個胖子身上都沒少留下言語傷害的口子,我有次不小心撞到一個不認識的男生,他對我說

      “這么胖還出來見人。”

      我沒有反擊,當做沒有聽到一般的走開了。

      有時候甚至不用言語也能被傷害到,還是一樣有一次和別人說話不小心撞到同年段一男生的手臂,他手上拿著的果汁灑出來了一點,他立馬爆了一句粗口,然后用很嫌棄的眼光掃了我一眼。

      很嫌棄很嫌棄,像看到了不干凈的東西。

      我不想這么矯情,但是確實不是我多想,因為自己的體重問題,從來沒有人真正的想過,我也只是一個女孩子,臉皮薄,口不巧。

      巨大的身軀,怎么會有人想要憐香惜玉。我明白自己是瓦片,從來也不奢求別人對我多好,為了不被討厭,開始一味的對別人好,漸漸的快要找不到自己。

      不要說再胖的人自信就最好看,這樣的套話我一套一套不會說的比你差,那真的只能蒙蒙自己,社會上,學校里的異樣目光,沒有體會過的人輕輕一句自信就好事概括不了的。

      是我太悲觀嗎?還是社會太現實,這個社會從來不對異類友好。

      長年累月,我明白自己微笑的外殼下心里住下了自卑的怪獸,我不敢愛上任何人,因為知道注定會受傷,我到現在都成年了沒有談過一次戀愛,在強迫自己不要愛上別人的過程中,真的沒有對哪個男生動過心,我會對著別人俊俏的臉犯犯花癡,會為了別人籃球場上的跳躍而尖叫,但一直學不會對某個人情根深種。

      也許有一天我走出自卑,就會有勇氣去愛上誰了吧?

      我現在已經減肥小有收效,黑色的頭發也已經流長,偷偷的說,也有人夸我瘦下來后變得很漂亮,我學著微笑,對每一個人,對每一天,雖然心中的陰影巨大,但是大多時候我不會去想它。

      我從來不對別人說這些,我現在的朋友也少有人知道我初中時候的模樣,大部分人認為我一向是親切開朗,那是我希望擁有的殼。

      我不去拒絕人家,不論是誰我都好好地對待,即使是委屈自己,我不敢讓誰看見真正的我,沒有誰可以走進我的內心,和每個人都保持了恰當的距離,這對于現在的我來說,是最適合的狀態。

      不會孤獨,也不會喧嘩。

      這樣就好。

      暫時這樣就好。

       

      如果不是無意間看到這個網站,這些話我憋在心里大概一輩子都不會說,我習慣給自己一層殼,素面朝天的面對別人,我一定會丟盔棄甲而走。

      這是我的秘密,我沒有那么勇敢,沒有那么堅強,我不是親切的人,我曾經覺得這個世界離我很遠,我不敢愛上哪個男孩不敢相信哪個朋友,又期望擁有很多很多的愛,明天出門,我的臉上還是會帶著標準的微笑。

      這個秘密就讓它爛在樹洞里吧,我知道對于很多這個網站上的秘密來說,我這個不過是小煩惱,但愿看到的人不要嘲笑我就好。

       

      晚安,我的秘密。

       

      2 條記錄  

      聯系

      QQ群:84514792;郵箱:m@6our.com
      微信公眾號:秘密寄存站

      歡迎回來

      創建賬號

      請珍惜自己的賬號,一旦作惡,賬號將被永久刪除。

      注冊
      請選擇理由 提交
      黄 色 成 人播放免费